当疫苗的曙光越来越近,股市已经开始疯狂,但被二次“封锁令”困住的航班仍然没有看到希望,反而是江河日下。在最新的预测中,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再一次调高了全球航空业的损失。按照IATA的说法,在千亿美元的亏损之下,航空业的寒冬还在继续,“这是该行业在二战后经历的最大冲击”。


  1570亿美元,对于今明两年航空业的累计亏损额,这是IATA给出的最新预测。当地时间24日,发布了修订后的2020年和2021年全球航空运输业业绩展望报告。



  在这份报告中,IATA指出,尽管全球航空运输业业绩有望改善,但2021年仍将继续严重亏损,预计2020年将出现1185亿美元的净亏损,2021年将出现387亿美元净亏损。


  这比今年6月时的预测值高出了不少。彼时,IATA预计今年航空业亏损843亿美元,明年则将亏损158亿美元。


  对于大幅上调亏损数值的原因,IATA称,鉴于第二波疫情和主要市场的关闭,航空公司进一步调整了行业预期。“即使疫苗能很快研制成功,在2021年年中之前,这对经济和航空运输的积极影响不会太大。”IATA总干事Alexandre de Juniac坦言。


  亏损加大的同时,报告还显示,航空业的整体收入将从2019年的8380亿美元降至3280亿美元,降幅高达5000亿美元。与此同时,航空公司也削减了3650亿美元的巨额成本,从2019年的7950亿美元降至2020年的4300亿美元。


  IATA的判断并不夸张。就在11月18日,北欧第二大航空公司挪威航空为旗下两家核心子公司申请破产保护,成为这一轮航空业倒闭潮中最新的受害者。


  具体而言,在报告中,IATA将阻碍航空业复苏的原因总结为两大挑战:一是财政支持和债务水平,二是边境关闭和疫情检测。


  对于前者,IATA在报告中解释称,预计航空公司在2021年上半年仍将平均每月消耗68亿美元,直到2021年四季度才会实现收入正增长。由于疫情持续时间超出预期,航空公司将需要更多的财政援助。目前,航空公司的债务负担已膨胀到6510亿美元之高。


  并非所有政府都有余力支持陷入困境的航空公司。比如刚申请了破产保护的挪威航空,11月9日,挪威政府拒绝了对航空业的救助计划。挪威工业部长表示,挪威航空的财务架构风险太高,政府需要为公共资金的使用负责,未来将不会再提供担保资金。


  对于第二个原因,在IATA看来,旅行限制和检测措施是阻碍旅游业复苏的最大因素,也拖延了航空运输业复苏。因此,IATA强调,最直接和关键的解决办法是通过系统地检测来重新安全开放边境。考虑到未来新冠肺炎疫苗的广泛使用,边境应能在不检测或限制检测的情况下保持开放。


  “疫苗如果出来之后,可能会对旅游航空需求与一定的促进作用,但这个作用会有多大还不好说。”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兴斌表示,疫苗的效果、价格、覆盖人群等都还是未知数,再加上旅游需求是非必需的出行需求,所以疫苗对于航空业的复苏促进作用还是未知数。


  而为了进一步提振需求,24日,IATA推出了全球版“绿码”,即旨在支持边境安全开放的数字健康通行证IATA Travel Pass(国际航协旅行通行证),这一通行证已进入开发的最后阶段。根据IATA的安排,首个跨境IATA Travel Pass试点计划将在今年底进行。计划将于2021年一季度正式推出。


  IATA Travel Pass的目的是为了在部分政府开始使用检测手段以降低COVID-19病毒进入国境线的风险的情况下,在不采取检疫隔离措施的情况下重新开放边境。


  事实上,不止是IATA,全球航空公司都在探索类似的自救办法。包括美国联合航空、德国汉莎航空、英国维珍航空、瑞士国际航空和美国捷蓝航空在内的5家全球航空公司将从12月开始在部分航班上开始要求乘客提供电子通行证Common Pass,证明新冠病毒检测结果为阴性才能乘机。


  对于这种“全球健康码”,空客CEO Guillaume Faury也表达了支持, 其在一次线上航空峰会上表示,全球航空业可能要到2025年才能达到新冠病毒危机前的水平。他还补充称,欧洲早就应该采取统一的方法开放边境并对乘客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王兴斌坦言,这种“健康码”肯定还是会提升一些需求的,特别是对于疫情控制的比较好的国家,但航空业复苏的关键还是疫情能否被控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