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五”时期,我国人口发展进入深度转型阶段。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近日在“2020年中国城市百人论坛年会”上预测, “十四五”期间我国人口结构将发生重大结构性变化,老年人口将在“十四五”期末超过3亿,劳动人口从2023年开始每年将减少千万。他建议,正在制定的“十四五”规划需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方面作出更多制度安排。

  “十四五”末60岁以上老人将超过3亿


  十四五”期间,我国人口老龄化趋势将突破两个大关。第一个大关是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将在“十四五”期末超过3亿,达到3.03亿,而去年底是2.53亿。第二个大关是16-59岁的劳动人口从2023年开始将每年减少千万,而“十三五”期间年均500万左右,这意味着税基和费基的减少。

  “十四五”期间,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将面临空前的收支平衡压力。“2000年以来,基金增长每年呈正值,从2000年的2279亿元,增加到2018年的5.50万亿元。只有2019年首次出现负值,即下降至5.46万亿元(减少400亿元)。但是,今年将首次出现大幅下降,预计城镇企业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余额将下降到3.8万亿元,减少1.7万亿元。”

  “十四五”期间应进行养老制度改革

      改革生育政策,“看中华民族人口和其他大的族群人口的变化,就知道放开生育是迫在眉睫”。

  此前,在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组织召开的相关会议上,“十四五”期间,如没有力度较大的政策干预,人口逆转态势将会加剧,进而导致社保制度、就业形势、财政收支和经济压力不断恶化。

  社保制度激励性问题如果得不到改善,严重依赖财政的现状将更加严峻。而财政政策的空间将越来越小,社保制度在“十三五”期间连续5年的减费减收将面临更大的压力。

  为此,“觉得放开生育是‘十四五’期间一个重要的举措。官方数据显示,全面放开‘二孩’4年来,出生率连年下降,从每年1700万下降到去年1400万多一点。”他同时建议,4-6岁学龄前儿童教育实施普惠,降低青年夫妇的抚养成本。

  中国现代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的必然选择将是关注供给侧的改革,完善顶层设计、保证立法先行、引入精算平衡原则、建立精算预测机制,从而有效应对人口老龄化和经济下行压力带来的挑战。“十四五”将成为我国应对人口老龄化最重要的“窗口期”,“十四五”规划需在应对人口老龄化方面作出更多制度安排。

  多项改革建议。中央调剂制度过渡到全国统筹。延迟养老金领取年龄。建立多缴多得的激励机制,扩大个人账户比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