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5日消息,韩国三星电子会长李健熙周日在首尔一家医院去世,终年78岁。

  作为韩国最大的财阀,被外界定义为“经济总统”的李健熙,早在2014年5月,便因心肌梗塞住院接受心肺复苏术。此前有消息称,李健熙的病情一直很稳定,在没有医疗仪器的情况下也能进行呼吸,不过一直没有完全康复。


  如今,昔日神话最终散去。三星发布的最新声明称,李健熙周日去世时,他的家人,包括他的儿子和实际公司负责人李在镕,都在他身边。

  “李董事长是一位真正的远见卓识者,他将三星从一家本地企业转变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者和工业强国,”三星在声明中表示,“他的遗产将是永恒的。”

  李健熙治下的三星登顶辉煌

  1938年,三定帝国的前身——三星商社成立,主要业务是面向中国东北地区出口蔬果、干鱼和面条。60年代,三星凭借第一制糖公司和第一毛纺公司成为韩国经济重要支柱,并于1969年创立了极具未来影响力的三星电子。

  三星电子成立于李健熙之父、三星创始人李秉哲的时代,然而让其光芒照耀全球的,正是这位李家的第三公子。1987年起,李健熙接替去世的李秉喆,成为三星集团第二任会长。

  在他的带领下,三星电子成为全球闻名的电子消费品产业巨头。三星集团,亦成长为韩国最大家族企业和“巨无霸”经济体。

  三星帝国的发展,与李健熙的远瞻不无相关。事实上,这一秉质早在他正式接任三星会长之前便已有显现。1974年,时任三星旗下电视台东洋电视台董事的李健熙收购美国kamco投资的韩国半导体,成为三星半导体部门的前身。

  如今,三星半导体已成为三星电子的“吸金王”。仅就营收而言,三星电子是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厂商,仅次于英特尔。三星电子在今年第一、二季度来自于半导体的营收分别达到了147.97亿美元和149.53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2%。

  李健熙对三星的影响还体现在关键节点上。1990年代,李健熙大刀阔斧地对三星集团进行彻底整改,号召三星进行第二次创业,并提出“新经营”理念,以质量管理和力求变革为核心,彻底改变当时盛行的“以数量为核心”的思想,以高科技和优质量重塑三星的竞争力。

  改革除了口号之外还需要落归实处,在李健熙的铁腕治理下,三星开始狠抓质量,曾作出将15万手机全部召回的举动。李健熙甚至要求,将每个次品生产的全过程记录下来并寻找原因,从根源上杜绝问题。

  品质保障的来源,一方面在生产,一方面在创新。在研发和人才方面,三星也开始不遗余力。

  数据显示,至2019年,在销售及利润双双下滑的背景下,三星研发支出创下历史新高达20.1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155.5亿元)。根据美国商业专利数据库(IFI Claims)发布最新专利报告,截至2020年1月2日韩国三星电子以7.6638万件位居全球第一,IBM、佳能、通用电气、微软分列其后。

  品质取胜的思路下,三星的发展开始走向良性循环,并坚挺过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1996年,三星推出液晶显示屏电视,并于1998年开始大规模生产数字电视,主导全球液晶显示屏产业。2015年,三星率先推出曲面屏电视,收获颇多市场好评。

  三星手机更无需多言。无论是曾经凭借高端路线及华丽外观风靡全球的Anycall系列,或是在智能机时代开创大屏体验的Note系列,三星手机向来能够得到消费者的支持,亦长期“霸榜”全球手机销量名列前茅。

  争议人物

  如今的三星集团,囊括电子、零售、主题乐园、金融服务、物产工程、生命科学等诸多业务,旗下上市公司多达18家。在最新发布的2020年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中,三星电子以营收1977.04亿美元,名列第19位。

  坐拥三星帝国的李健熙,同样已是韩国首富。今年7月9日发布的福布斯2020年韩国富豪榜中,三星会长李健熙财富居首,达173亿美元;其儿子三星副会长李在镕财富为67亿美元,位列第四。2020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中,李健熙位列第75名。

  不过,作为韩国最大的财报,“经济总统”李健熙在盘根错节的政商关系中也颇富争议。1995年,李健熙被曝在1992年大选前9次向卢泰愚行贿,总额高达250亿韩元,被判2年监禁缓期执行。

  1年之后,李健熙被金泳三特赦。

  2005年,有媒体再次曝光录音资料称,在李健熙因贿赂卢泰愚一事忏悔后不到一年,三星又试图向大国家总统候选人李会昌提供高达100亿韩元的竞选秘密资金,随之引发对三星史无前例的调查。

  2008年,李健熙宣布辞去三星会长职务,当年7月,因逃税罪获刑7年,罚款3.5亿美元。

  然而第二年,李健熙再次得到特赦,韩国总统李明博基于“国家利益”让这位国际奥委会委员帮助平昌申办冬奥会。

  两次特赦,令外界再次看到韩国首富与三星拥有的无与伦比的影响力。2010年3月,李健熙重回三星管理层,再次成为集团掌舵。

  三星走向

  “掌舵人”李健熙今日离去,但其在世时,已为三星确立好未来的发展方向。

  早在2007年,三星内部便已明确包括太阳能、车载电池等五个未来的产业方向,近日,三星方面称将投资近20亿美元建设全球最大的制药厂,预计将于2022年建成。该项目被称为“超级工厂(Super Plant)”,是Samsung Biologics Co。的第四座工厂,将占地约23万平方米。

  虽然方向早已确定,但“后李健熙时代”的三星,面对全球半导体和智能硬件市场全新变局下的激烈竞争,它如何应对,仍是一个待解的谜团。

  此前,在三星内部,执掌大权33年的李健熙,是绝对权威。也正是由于他的果敢与决绝,才带领三星完成了艰难的转型。李健熙独子、如今三星的实控人李在镕又如何?在李健熙2014年入院治疗后,这位三星帝国第三代掌门人开始进入人们的视野中。

  毕业于日本庆应义塾大学,拥有MBA学位,并于美国哈佛大学商学院获得博士学位,1991年加盟三星电子的李在镕,如今已是三星电子副会长。

  然而,李在镕掌事以来,三星集团在“爆炸门”与“行贿门”双重夹击下风雨飘摇。

  2016年,三星Galaxy Note 7手机发布后在全球多地发生数十起因电池缺陷造成的自燃起火事故,此后三星甚至宣布停产这款手机,或造成高达200亿元人民币的损失。若是放在曾经李健熙“新经营”理念下,这样的品质错误是难以原谅的。

  与此同时,“行贿门”也在持续酝酿。2017年,李在镕被指控数项罪名,其中包括向崔顺实共计行贿430亿韩元(约合2.5亿元人民币),借助后者换取朴槿惠政府支持三星集团旗下企业三星物产与第一毛织公司合并。此外,三星涉嫌以培养马术选手名义向崔顺实控制的一家德国法人提供资金,供崔顺实的女儿使用。

  两个月后,李在镕被判五年有期徒刑,在狱中度过一年后,获得了缓刑释放。

  诚然,在过去几年的艰难时光里,三星电子依然实现高速增长,这得益于三星电子在全球智能手机和芯片市场的领先优势和销售业绩。

  根据三星电子10月初公布未经审计的初步业绩报告显示,第三季度三星的销售额预计将达到63.95万亿韩元(约合545亿美元),同比增长3.1%,环比增长20.7%;而营业利润预计将达到10.4万亿韩元(约合89.14亿美元),同比增长33.7%,环比增长27.6%。

  然而,这样的优势也在逐渐被抹平。手机方面,全球龙头三星在中国的市场份额已萎缩至不到1%,芯片方面,随着全球芯片制造能力的提高,也在影响三星芯片的未来市场及利润空间。

  三星中国方面,近年来更是因频频关停工厂的产业链动作受到市场热议。今年以来,三星在关停在华的最后一家PC工厂、出售苏州液晶和模组产线后,近日三星又计划关闭位于天津的电视工厂。此前,三星已彻底关停在华智能手机制造工厂。

  不过,与产业动作相比,当前最令业界质疑的是,李在镕显然缺乏父亲那般的领袖风范与商业眼光。李健熙的个人影响力过大,也长久影响了三星内部的治理结构与制度建设。

  短期之内,李在镕或许很难脱离父亲的光环。身处当下的变革时期,未来三星的走向与表现,依然还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