熬过了贸易摩擦的艰难时刻,挺过了恶劣天气的摧残,但又遭遇新冠疫情的冲击。对于美国农民来说,2020年收获季仍然难言喜悦。在疫情影响下,农产品价格继续承压下跌,农民收益大幅受损,越来越多农民申请破产保护。

  阿尔特·斯蒂芬(Art Steffen)是一名来自美国威斯康星州的奶牛场场主。他说,今年以来他已经两度申请破产保护。第一次是在今年1月,那时虽然美国经济还没有受到疫情的大面积冲击,但牛奶价格却多年低迷,斯蒂芬的农场也长期经营不善,导致欠下了300万美元的债务。


  到了今年3月,疫情来势汹汹,美国经济广泛崩溃。美国国会通过财政支出法案,推出联邦政府员工薪资保护计划(Paycheck Protection Program),以帮助小企业免于破产。斯蒂芬为了获得该计划下的可赦免贷款(forgivable loan),撤销了破产申请并拿到了约4万美元,可用于支付在其农场工作的四名员工工资。但到了7月,他再次难以支撑而申请破产保护。因为在疫情冲击下,牛奶价格持续低位徘徊,农场生存成了问题。

  在美国,斯蒂芬不是个例。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约有580名农民申请了破产保护,较上年同期增长了8%,尤其在美国中西部农业区更加突出。虽然联邦政府为农业和农民注入了援助资金,使今年上半年破产增速略有放缓,但随着联邦政府年度支出达到创纪录水平,美国农业经济长期低迷以及疫情所造成的重大损失难以得到弥补。

  密苏里大学食品和农业政策研究所的数据显示,今年联邦政府预计将向农民支付创纪录的330亿美元,旨在帮助那些受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伤害的农民,这也将联邦政府资金占农业收入之比抬高至36%,是近20年来最高水平。这也从侧面印证,在多重打击下,美国农民自负盈亏的能力正在大幅退步。

  威斯康星州农业律师保罗·斯旺森(Paul Swanson)表示,美国农业经济一直很糟糕,而疫情更加剧了不利局面。一些农场即便接受了联邦政府救济也难以为继。目前,斯旺森正处理着40起农场破产案件,较去年增加了约三分之一。

  斯旺森所言不虚。事实上,在疫情暴发前,全球粮食供给过剩和海外竞争加剧就已经导致玉米、大豆等农产品价格持续下滑,而美国政府挑起贸易争端,更加剧了这种痛苦。今年以来,新冠疫情突如其来,导致美国食品供应链的传统模式被颠覆。由于大量餐厅关门,农民种植的蔬菜无处销售;学校关停,大量供给学生的牛奶最终被倒入河中;“居家令”导致开车需求大幅缩减,以玉米为原料生产的乙醇等生物燃料需求锐减,玉米价格暴跌;而肉类加工场生产放缓或停产,猪肉和牛肉价格随之下降。

  美国农业部预计,以目前价格,美国部分地区种植玉米的农民很可能会亏本。不仅如此,加利福尼亚农业联合会的一项研究显示,今年州内农业企业损失可能高达86亿美元。美国全国猪肉生产者委员会(National Pork Producers Council)的数据也显示,今年养猪户的实际和潜在利润已经损失近50亿美元。

  佐治亚洲玉米种植户乔·博迪福德(Joe Boddiford)说,他几乎没有卖今年收获的玉米,因为利润太薄了。他想等玉米价格提升之后再出售。

  来自威斯康星州的养牛户林恩·希克斯(Lynn Hicks)为了减少谷物等饲养成本,不得不让她饲养的70头奶牛开始吃草,但仍然难抵陷入破产边缘的困境。她说,面对这样的境地,大伙儿已经流干了眼泪。

  除农产品价格长期低迷之外,很多农民长期借债已积重难返,是造成大量农民破产的另一大原因。美国食品和农业政策研究所(Food and Agricultural Policy Research Institute)所长帕特里克·韦斯特夫(Patrick Westhoff)指出,很多农民的麻烦可以追溯至2006年大宗商品繁荣时期。彼时农民被鼓励大举借债,美国农业债务持续攀升。

  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今年美国农业债有望增至创纪录的4250亿美元,是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大数额。但近年来农产品价格低迷以及贸易摩擦等负面冲击接踵而至,新冠疫情更成压垮农民的“最后一根稻草”。堪萨斯城联邦储备银行8月下旬公布的数据显示,未来三个月农业贷款偿还额预计大幅下降。

  然而,美国农民面临的困境还没有结束。联邦政府针对贸易摩擦和新冠疫情的救济款项将在今年结束,新的救济计划也迟迟难以推出,可能导致更多倚靠政府援助的农民破产。美国食品和农业政策研究所的预估数据显示,如果不扩大援助,2021年农业收入将下降12%至794亿美元。农业经济学家表示,如果没有额外支持,明年将有更多农场倒闭。

  正如美国农业联合会首席经济学家约翰·牛顿所言,“当你身处飓风中心时,很难确定飓风造成的损失”。对于美国农民和农业经济来说,更多的麻烦可能还未真正到来。